展現自信、洋溢愉悅-Zuill Bailey的海頓大提琴協奏曲

文/戴天楷2020/03/23
SHARE分享

你能數出幾首大提琴協奏曲呢?是的,艾爾加、德弗札克、舒曼、拉羅、聖桑......。好像不是很多,是不是?

大提琴因為音域較低,表情不像小提琴或鋼琴那樣豐富,因此,作曲家願意為之創作協奏曲的意願較低。再者,大提琴不像鋼琴和小提琴那樣為作曲家所熟悉,這也是為什麼小提琴和鋼琴的協奏曲作品繁多,但大提琴協奏曲就相形少見。

在為數不甚多的大提琴協奏曲裡,海頓就貢獻了兩首。不過,別把它想成德弗札克或艾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那樣樂團陣容龐大,氣勢恢弘。海頓所處的18世紀,樂團陣容可沒那樣豪華,而海頓本人更是以幾近巴洛克音樂的規模來創作這兩首協奏曲,所以,從這兩首曲子,你聽到的不是磅礡氣勢,而是優雅端莊、清爽明朗的室內樂風格樂曲。

更有意思的是,據說,在海頓的手稿原譜中,大提琴獨奏並沒有獨立出來,全譜只有一個大提琴,經由標示獨奏或合奏來區分而已。並且,原稿裡面不是加入低音提琴,而是列出頑固低音的譜記,因此,可能當時還用上了大鍵琴。但現在,這些譜都被修改成更適合現代的樂團演出的版本:四部弦樂、兩支雙簧管,兩支法國號。

第一號的C大調協奏曲完成時間約在1761-65年之間,是海頓獻給友人,也是他所效力的艾斯特哈齊大公( Prince Nicolaus Esterhazy )的宮廷樂團成員維格爾(Joseph Franz Weigl)之作。這首曲子非常工整,三個樂章都遵循著奏鳴曲式寫成,各自有完整且分際清楚的呈示部、發展部與再現部,而且主題明確,清晰易懂。

這首曲子還有故事。我們前面說到,這曲子成於1760年代,可是後來這樂譜就遺失了。雖然海頓自己整理的作品目錄裡有註明這首曲子,宮廷的抄寫員也把這曲子記了下來,但就是找不到樂譜,連分譜都找不到。直到1961年才被發現藏於布拉格國家博物館的文獻室裡。學者對照這份樂譜裡的第一主題,正與海頓自己留下的作品目錄所記載的主題相符,而且上面還留有受題獻者維格爾的簽名,這才驗明正身。歷經兩百年的神隱,這首C大調大提琴協奏曲終於重新現世。並在隔年,於布拉格舉行首演。

至於第二號的D大調協奏曲,也是提獻給當時艾斯特哈齊宮廷樂團的大提琴手,這時已經換了人,換成克拉夫特(Antonin Kraft),此人與海頓、莫札特、貝多芬都相互熟識,本身也會作曲,在當時頗具名望。海頓在1783年將這曲子提獻給克拉夫特後,很有趣的,又出問題了。樂譜沒遺失,但少了海頓自己的作者簽名,上頭只留了克拉夫特的簽名,本身也是作曲家的克拉夫特就因此被後世認定是此曲的創作者。更妙的是,海頓的作品目錄裡也沒記上這曲子,更做實了把曲子送給別人。直到1954年,研究布魯克納的音樂學者諾瓦克(Leopold Nowak)發現了一份手抄譜,譜上留有註記:「由約瑟夫海頓於1783年所作」,這才確定了此曲的源頭,把公道還給海頓。

這份Steinway & Sons推出的海頓兩首大提琴協奏曲,由美國大提琴家Zuill Bailey挑樑,與Robin O’Neill指揮愛樂管弦樂團共同演出。Bailly現為美國德州大學艾爾帕索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El Paso)的音樂教授,2016年時,他曾以所演奏的美國作曲家Michael Daugherty的大提琴協奏曲專輯,獲得當年葛萊美的「最佳古典音樂器樂獨奏」獎項。

Bailly手上持有一把名為「花環」(Rostte)的1693年Matteo Gofriller製的大提琴。這位名匠製作的魯特琴和大提琴都很有名,杜普蕾(- Jacqueline du Pre)和史塔克(Janos Starker)都擁有過Gofriller的琴。而Bailly手上這把「花環」,上一任使用者則是老樂迷津津樂道的布達佩斯弦樂四重奏的大提琴手Mischa Schneider。

就像前面說的,海頓的這兩首大提琴協奏曲,沒有什麼驚人動態,但是樂曲端莊優雅,特別在樂團縮小編制下演奏,精緻感油然而生。這份錄於2015年的錄音,質感溫暖之餘還顯透明,無論是大提琴的音韻,或是雙簧管、法國號的音色,以及弦樂團鋪陳出來的綢布質感,都相當迷人。

我知道你可能已經有了羅斯托波維奇的版本,也可能收了杜普蕾的版本,但是,以錄音效果論,Beilly的這個版本都要勝出。而且,Bailly沒有那樣強烈的個性,聽起來雍容優雅,音樂之中充滿愉悅和自信,是個堪與名家錄音爭雄的好版本。

廠商資訊

金革唱片
電話:(02)8226-9909
客服專線:0800-031-360
網址:www.jingo.com.tw

SHARE分享

Related Contents相關內容

SEARCH文章搜尋進階搜尋

( 多關鍵字搜尋時,請以半形「,」隔開 ) 立即搜尋

HOT STUFF